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首页  »  都市言情  »  [富贵小传](1-6)
[富贵小传](1-6)

提示:图片采集于互联网,内容可能含有裸聊、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,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,祝大家生活性福!

如果您喜欢本站,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!方便随时找到[av天堂 av电影 亚洲av av视频 av在线 成人av 日本av 欧美av]

地址发布页: 地址发布页:
富贵小传(1-6)
 
 排版:zlyl
 字数:29231
 
                第一章
 
  文章背景时间:大概是80年代吧!由于最近看的书都是那个时期的农村, 我也不知道现在的农村是什么样子,以免让人笑话。
 
  清晨,翠绿连绵的青山间的一个村落开始升起袅袅炊烟,灰蒙蒙的天色像是 给村子披上一层暗沙般,给人朦胧的感觉。但是星星点点的灯光,清脆的鸡鸣声, 隐约移动的人影却让村子看起来拥有勃勃的生机。
 
  这个村子本来叫观音村,由于解放的时候要破除封建迷信,再加上抗战时期 村子里面出过一个叫李大柱的抗战英雄,所以改成了向阳村。现在那位英雄已经 不知道是什么地方的首长了,正是因为如此,向阳村的书记,村长一支都是由那 位英雄的同族的亲戚来担任。向阳村大约有三百多户人家,由于整个村子所处的 山沟被青山阻断成两半,所以背面的那部分叫向阳上村,南面叫向阳下村。 
  李富贵,小名叫阿贵现年十九岁,他老爹正是向阳村的一把手村书记。刚刚 高中毕业一年的阿贵几乎是村子里面学问最高的人,所以他那个书记老爹让他在 村上管理帐目,采购等一系列事情。
 
  南方的山区一年很少有雪的时候,但是不巧今年下雪了,而且还是很大的雪。 
  原来山沟里面湿润温暖夹带着泥土气息的风,现在却像锋利的刀一般吹在脸 上让人隐隐作痛。
 
  阿贵家的房子是村子里唯一的用砖瓦修葺地,在村子里面的人看起来那个气 派不言而喻。阿贵一大早就起床了,这是他高中三年来寄宿学校的习惯。刚起床 走到堂屋,阿贵的老妈张淑芳就说道:「富贵,天还早着呢!外面到处都是雪, 你到屋里再睡一会儿,我做好饭再来叫你。」
 
  阿贵没有搭理张淑芳,拿着昨晚带回来的一件军大衣和一大袋东西就要向外 走。张淑芳叫住阿贵道:「富贵拿东西到哪儿去。」
 
  「我给秀荷嫂子送点东西过去,人家孤儿寡母的又遇上这么个怪天气,这么 东西或许能帮帮她们。」阿贵说道。
 
  张淑芳可就不乐意了,骂道:「这么好的大衣,干嘛给那个扫把星!我说你 能不能少到隔壁去。这么好的一家军大衣,就白白的送人了。是不是想把家败光 阿。」
 
  阿贵不厌烦的说:「妈,你怎么说话这么难听!要不是大勇哥我能活到先在, 小时候大勇哥是怎么照顾我的你不是不知道。现在大勇哥不在了,就留下两秀荷 嫂子母女,家里没有男人在地里干活,光靠她一个女的养活一个刚会说话不久的 女儿,她们生活的很困难。这么冷的天她家估计连保暖都困难。我们是亲戚,又 是近邻帮助一下有什么不对。」
 
  张淑芳一听见说道大勇也就软了下来,露出了一点欣慰的笑容道:「大勇可 是个好孩子啊!从小没爹没娘,我当他是自己的亲儿子,可是摊上了那个扫把媳 妇。哎!」
 
  阿贵急了,说道:「妈!都什么时代了你还这么迷信!」
 
  张淑芳听儿子这么一说,立刻看了墙上挂的观音画像道:「当着的面菩萨不 许乱说话。」然后又跪倒菩萨面前虔诚的作揖念道:「菩萨恕罪!」
 
  阿贵拎着东西就出去了。刚出门就被凛冽的寒风吹得打了一个冷颤,他马上 拉起了新棉衣的领子,踏着厚厚的积雪,朝秀荷家走去。
 
  秀荷以前是这一带几个村子有名的美女,而且心灵手巧。李大勇是村子里面 的能手,什么东西和技术都懂。又是书记李天青的亲侄子。两人结婚时羡刹了不 知道多少青年男女,其中就有阿贵。阿贵当时只有十五岁,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。 
  看见这个漂亮的新嫂子,顿时就喜欢上了,当时不知道有多后悔自己晚出生 了几年。当时这一带有名的风水师刘神仙说他们两个是天作之合。但是大勇死后 那个刘神仙为了保护自己的名声却又说,秀荷是白虎醒世之人,在20岁的时候 她身体里面的白虎精就醒来,会克死丈夫。正好大勇就是在秀荷满20岁不久后 得了怪病,没几天就去了。这样这位皮肤白皙身材标致的魅力女人是没人敢再取 她了,就连娘家人也说她晦气,不准她回去。而李家的人因为她说克死大勇除了 阿贵就没有人理会她了。
 
  但是这些谣言对阿贵这个高中毕业刚一年的人来说,这简直是一个笑话。而 且他隐约还有点高兴这个谣言,要不然这么美丽的一个寡妇早就被人娶走了。大 勇是在阿贵高二快暑假的时候去世的,暑假阿贵回家的时候就常常向秀荷家跑, 当然很多时候是偷偷跑去的,那个刘神仙下了批语以后在村子里就连小孩子也不 愿意跟她说话。还当着她的面骂她白虎精,秀荷不知道已经哭过多少次。在地里 事情不多的时候,阿贵经常交秀荷认字,刚开始秀荷还不想学,后来阿贵说以后 她自己可以教她女儿,就不用花钱上学了,这样秀荷才答应下来。在这个时代都 知道能读能写得人才会有出息。
 
  在高中毕业的这一年里,阿贵在村里也是一个很有威望和权利的人,应为他 是高中毕业生,在这里能小学毕业就是很了不起的人物了,高中生在这里和状元 差不多,再说他还有个书记老爹。村里的人都打心底佩服阿贵,都觉得他会是下 一届的村委书记。
 
  阿贵到了秀荷家,轻轻的敲了几下门。不一会儿,门被一个长头发白皙皮肤 的女人打开了,她就是秀荷。秀荷穿着一件蓝色的薄棉衣,头发凌乱的理在头上, 阿贵没说话就进去了,秀荷急忙轻轻的关上门。
 
  秀荷说:「富贵进去坐吧?」
 
  秀荷的家本来有三间土墙的房子,去年下大雨垮掉了最大的一间,剩下的两 间还是阿贵叫村委会的几个人来帮忙修了一下。空荡荡的房子,外面那间除了一 张小桌子,还有一张床和一个放衣服的柜子和一些杂物就没有什么了,墙上还有 很多被塑料纸堵上的洞。里面的房间很小,但是冬天住起来却非常的保暖。 
  阿贵到里屋后坐在床边,看着这么冷的天还盖着的薄薄的被子,那个小侄女 脸红彤彤的,不知道是太冷了,还是她母亲怕她冷一直把她抱着睡的缘故。阿贵 把大衣盖在被子上面说:「嫂子,昨天村上发了新大衣,我这件旧就给你们用吧? 
  晚上冷的话就搭载被子上面,白天还可以穿着。「
 
  秀荷露出笑意道:「谢谢你了富贵!这么久你一直都这么照顾我们。」
 
  阿贵道:「这么见外干什么?」接着拿出口袋里的东西说道:「这是前几天 我和刚子在山上打得几只兔子和山鸡,我一样拿了两只过来,快过年了,你把腌 起来吧?这里还有一点白糖,油,盐和一些其他的东西。还有一件小棉袄,是我 在供销社给我侄女买的,新年了孩子该穿新衣服了。」
 
  秀荷感激地说道:「你……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。」可能是怕孩子冷着了, 秀荷还是到了床上,抱着孩子。
 
  阿贵笑道:「刚说完,你又来了。你也算我们李家的人,我怎么能看着你们 不管呢!」阿贵把东西都放到了墙角,然后又坐到床边说道:「今天没有事儿吧?」 
  秀荷道:「这么冷的天,地里的活儿也没有了,我还能干什么。你今天有空 吗?」
 
  阿贵说:「有阿!上午有时间,下午要到村委会去结算一些东西。」
 
  秀荷把她女儿抱起来裹在军大衣里面,然后到柜子里面拿出一个本子,书和 铅笔,回到床上说:「今天教我认点字好吗?」
 
  阿贵道:「怎么这段时间这么想学阿。」
 
  秀荷道:「常听你说一些书上的故事,但是有时候没事情做的时候很无聊, 我想再多学一点我自己就可以看书了。也好打发一点时间。」话说到后来夹带着 一丝无奈,美丽的脸庞也浮现出了幽怨的深情。
 
  阿贵看着秀荷的脸色,心里面也痛了起来,安慰道:「嫂子,不要想那些不 开心的事情,我今天来教你。」拿过书对着秀荷念了起来。
 
  念了一下感觉不对劲,看了一下书面然后说:「你好像才学到四年级,怎么 拿了一本五年级的书出来。」
 
  秀荷道:「平时没有事情的时候我拿出来自己看,不知不觉就看完,所以现 在要开始学习五年级的东西了。」
 
  看见秀荷笑容阿贵很高兴,因为这是一个发自内心的笑容,这个笑容把秀荷 的美丽,性感,和成熟的风韵完全体现了出来。这一刹那让阿贵看呆了。秀荷看 见阿贵这样看着自己,脸上立马浮出两片红云。其实秀荷也不是不知道阿贵的心 意,她也开始喜欢上了这个英俊和本事超过自己丈夫的男人,但是自己是一个不 祥的人。
 
  阿贵看见秀荷脸红了,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,但是这个画面让他起了一个要 捉弄秀荷的方法,阿贵说道:「今天先不学习课文,我教你一点词语。」
 
  秀荷红着脸说到:「好啊!不过坐在床边太冷了,上来 把被子搭载身上吧!」 
  阿贵脱了鞋子,把被子拉过一角盖上。就这样和秀荷趴在床上,阿贵在纸上 写了两个字,秀荷看了一下开心的说道:「这两个字我认识。」语气像一个小女 孩似的。
 
  阿贵偷笑了一下说道:「那你念一下。」
 
  阿贵目不转睛的盯着秀荷的红唇白齿,秀荷大声清晰地念出:「性交!」念 完后骄傲的笑了一下说道:「是什么意思呢?」
 
  阿贵笑着解释道:「性就是性别的意思,交是交往交谈,就是说我们没有身 份观念自由自在的交谈。」
 
  秀荷还以为阿贵是在安慰她,带着感激地色彩说道:「我用性交造一个句好 不好。」
 
  「好啊!」
 
  秀荷说道:「秀荷和富贵早晨在秀荷家里面性交。」
 
  这句话像闪电一般击中了阿贵,阿贵感觉下面的那个东西一下被刺激的战起 来了,看着眼前的美丽笑脸,阿贵心里面有一种说不出的快感。不知道发生了什 么事情的秀荷还天真的问道:「造的不好吗?那我重新造一次。」
 
  阿贵面带兴奋的说:「还是用我和你多造几次。」
 
  「秀荷常常和富贵性交。」
 
  「秀荷只和阿贵一个人性交。」
 
  「秀荷喜欢和阿贵性交。」
 
  「秀荷不和别人性交,富贵随时都可以和阿贵性交。」
 
  「秀荷和富贵现在正在性交。」
 
  ……
 
  「啊」
 
  秀荷一口气造好十几个句子以后。阿贵叫了一声已经摊在床上了。秀荷的每 一句话都深深的刺激着阿贵的中枢神经,阿贵已经在秀荷的语言手淫下射了。 
  秀荷看见阿贵的异样关心的问道:「阿贵,怎么了!」
 
  阿贵暗想:「好厉害!真实自作孽,好快活!」转而最秀荷说道:「我肚子 有点痛,我先回去一下,等晚上再来教你。」
 
  阿贵狼狈的离开了。
 
                第二章
 
  上午在向阳村生产队的村委会,阿贵正在结算这一年的许多账目。阿贵看过 几年前的账目,几年前很多时候到了年底,生产队还需要乡政府的补贴,但是从 前年开始,每年的末期生产队的帐上还有一点结余。今年是最多的一年,今天才 下来的通知,由于今年遇见了罕见的大雪天,所以乡政府发来了通知,今年每个 人少上交30斤谷子和40斤小麦。由于向阳村的地域和路途原因,每一年本该 9月十月上交的粮食税要到十二月的时候才上缴,通知里面说,已经上缴的生产 队到乡粮站领退回的粮食或者直接退钱,没有上缴的村子,就按通知里面的数量 上缴。
 
  向阳村有三百多户人,一共大约1200的人口。总共就是3600多斤谷 子和48000多斤麦子。
 
  李天青这个小学还没有念完书记眯着眼睛看着通知说到:「现在谷子是5角 3分钱一斤,麦子是四角五分一斤,富贵你算一下一共勉了多少钱。」
 
  阿贵在草稿纸上飞速的画了几下说:「谷子一共是636块钱,麦子是16 20块钱,一共是2256块钱。」
 
  李天青听了这个数目瞳孔一下子都大了起来,接着笑着说:「富根,生产队 现在已经把粮食按照往年的数量收了上来,我看把规定上缴的粮食上了,剩下的 就全部留下来吧?」
 
  李富根是向阳村的村长,虽然年岁小不了李天青多少但是他还是李天青的晚 辈,李富根的爷爷和阿贵的爷爷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弟,由于李富根能识两字所以 李天青就让他当了村长。李天青惊了一下说到:「叔,这样行不吧。剩下的粮食 怎么办。」
 
  李天青乐呵呵的说到:「剩下的粮食明天把它们一起拉到粮食站卖了吧?」 
  李富根正想开口说点什么,但是看见李天青凌厉的眼神,也就不敢再说话了。 
  拿起自己的烟杆子,从衣兜里摸出一些烟叶开始裹了起来。
 
  富贵看着自己老爹贪婪的眼神,就知道他想干什么,这笔剩下来的钱看来多 数是要流到自己家了。
 
  李天青道:「富根,听说你娘这阵子身体不好,还是带她到县里边看一下病 吧?」
 
  李富根哀着脸道:「叔,我也想让我娘把病看好,但是我……」
 
  李天青道:「明天到把剩下的粮食卖了,一共是2256块钱,你交200 0到村上,剩下的200给你娘看病,另外56块钱给家里添置点东西,快过年 了。」
 
  李富根有些感激地道:「叔!」
 
  李天青阻喝道:「富根不要说了,你叫我叔,我就不能不管你?你娘身体不 好,你就先回去吧?」李富根千恩万谢的走了。
 
  阿贵道:「剩下的钱,上到哪儿的帐上。」
 
  李天青到:「当然是你老子我的帐上。」
 
  阿贵有些为难的说:「不行吧?」
 
  李天青道:「通知是我亲自接的,有谁知道,老天爷给我的横财,还要我吐 出来,再说也没有几家困难到过年没有吃的。」语气很平静还带着一丝教育的口 吻,丝毫没有刚才对李富根的虚假。
 
  阿贵道:「但是村里的困难户还是有不少,我看是不是多少给一点。」阿贵 虽对自己老爹那种贪婪很反感,但是他也知道自己家的新房子,自己时常穿的新 衣裳,吃的好东西都是这样来的,而且这一年来在生产队的工作中也看的多了, 也就麻木了。但是心底还是会不时地透射出善良的本质。
 
  李天青在生产队是一个土皇帝要是像以前,自己做了决定以后,根本容不得 别人半点的言语,但是眼前说话的是自己的亲儿子就不一样了。李天青板了一下 脸道:「那就给一点吧?不过最好还是叫些个人帮忙修修房子,捐点东西这些不 用花钱的事情。送东西这些事情就不要花太多的钱了。」一副好象钱本来就是自 己的,是别人向自己要钱一样。跟着自己哼着小曲走了。
 
  阿贵今天可是忙得要死,年终生产队有很多事情要处理,中午匆忙的回家扒 了几口饭就走了。
 
  下午阿贵发现帐目上有些东西不对,村长给的一些单子漏了几张,就急忙向 那位堂哥村长的家里奔去。其实阿贵知道李富根下下午的时候就爱去上村和下村 中间的那个小茶铺,但是李富根家就在生产队村委会和茶铺的中间,所以就绕了 一个小圈,现去他家看一下,免得跑了冤枉路。
 
  走到李富根家那座午间的土墙房面前,由于来过很多次,多以没有在外面叫 人,直接拉开竹篱笆的院门就进去了。堂屋的门没有关,阿贵也就进去了。正想 叫人的时候,突然听见有女人的呻吟声。阿贵听声音确定是富根的媳妇赵昌群, 而且肯定是在干那种事情。阿贵的脸马上红了起来,长这么大,虽然听说这种事 情很多,但是不要说自己经历,就是见也没有见过。
 
  阿贵暗想:「怎么大白天的,富根哥就和昌群嫂子在干那事儿。」想着赵昌 群那风骚的脸,肥大的屁股和奶子,阿贵不禁想去偷看一下。李富根早年家里很 穷,快三十岁的人还没有媳妇,最后还是让自己的亲妹子跟邻村一家也是穷的没 有媳妇的人家换了一门亲。现在那个赵昌群年龄也不是很大,大约三十岁左右。 
  阿贵蹑手蹑脚的走到门口,发现门关的严严实实一点缝隙都没有。听着里面 风骚入骨的娇喘生,心里想无数虫子在爬一样。偶然间想起,后屋和这件屋子本 来是一间房子,后来才用墙隔开。阿贵快速走到后屋,爬上那面还有一段距离才 到顶的强。
 
  眼前的画面好清晰,但是阿贵却吓了一大跳,那个浑身一丝不挂的女人的确 是张昌群,但是那个在上面的男人却不是堂哥李富根,而是自己的老爹。
 
  由于屋子里面有一个大炭炉,两人赤裸的交织在了一起。阿贵看着自己老爹 那根黑黑的棍子一下一下的往张昌群的胯下捅了过去。
 
  赵昌群两腿大张的叫着:「叔!快一点……快……被叔捅得好快活……阿… 
  …阿……插死了……被叔插死了……「
 
  在墙上看着这一切的阿贵现在血脉膨胀,他激动的用手抓住了自己的那根翘 起的命根子,不停的挺动着。往常看着村里那些年轻的姑娘和成熟的妇人胀鼓鼓 的胸,自己也忍不住地要多看几眼。但是现在那对东西就很清晰的在眼前了。浑 圆的奶子在他老爹的抽动下前后的滚动着,顶端那个葡萄大小的黑黑的东西应该 就是人家说的奶头。下面是漆黑的一团毛,还有一个洞,不过看的不是很真切, 因为他老爹的那根老鸡还在抽插中,不过阿贵开始可以看到,赵昌群的那个黑黑 的阴户。
 
  阿贵他老爹气喘吁吁的道:「我日死你这个骚货,以前在老子面前扭扭捏捏 的,现在还不是让老子压在床上日了。就用老子这杆老枪把你日的下不了床。骚 货……」
 
  赵昌群半眯着眼睛叫道:「叔,快点日阿!哦……天青……快日……日深一 点……阿……」
 
  李天青那张全是老茧的粗手狠狠地抓住张昌群的肥奶子大骂道:「你他妈的 骚货,天青也是你喊的,我日死你这个没大没小的东西,我是你长辈,是你爹, 快喊爹!」
 
  看来李天青的劲很大,张昌群的奶子被捏的生痛起来,她求饶道:「爹,不 要捏了,好痛阿!你日我的穴好了,不要捏奶子了。爹日的我好爽,我的穴生来 就是让爹你日的。啊……爹……你把女儿日爽了……」
 
  突然李天青摊了下来,趴在赵昌群的肚子上。
 
  几秒钟后,李天青起来坐了过去笑道:「好久没日你了,不过还是紧!」 
  赵昌群抚这李天青的老枪道:「我的亲爹啊,富根早不行了,现在一个月还 日不了一次,女儿可都让爹你日了。」
 
  李天青的手在她胸上乱抓着说:「看你人标致,奶子肥才日你。」
 
  赵昌群:「这村子里,你到底日了几个女人。」
 
  李天青自豪的说:「村委会后面的那个林世财的媳妇老子也日了。呵呵!那 个女人爽的很哦!连老子的尿都要喝!」接着看着张昌群邪笑道:「闺女,来老 爹也给喝一点。」不由分说地拉起老枪就塞到张昌群的最里面。
 
  赵昌群被李天青坐在大奶子上面动弹不得,自能无力的反抗着。跟着黄橙橙 的尿液就从她的嘴角溢了出来,尿液顺着嘴角一直流到白嫩肥大的胸上面,李天 青淫亵的笑道:「老子的尿可不是谁都可以喝的,看你不错才便宜你。」
 
  其实赵昌群也没有喝多少,大多数都流了出来,喝进去的也基本上是呛进了 喉咙。看着面前软啪啪的鸡巴她铁青着脸破骂道:「干什么,当我是尿桶吗?」。 
  她心中顿时涌出无限的委屈,她是为了自己的弟弟才换亲来到了襄阳村,而 且刚嫁来不久就靠着是李天青的亲戚,当了村长。李富根大了她十岁多一点,很 早就没有了性能力。再说李天青还是村委会书记,家里的大多数收入李富根在村 上拿的,李天青还时不时地给李富根很多好处。因为工作的关系常来她家,每次 来都趁别人不注意的时候,盯着她胸部,屁股,胯下等地方看。后来在李天青的 半推半就下就开始了,话说回来对于30岁的她来说,还是很需要。
 
  李天青躺在旁边拉过被子盖上缓缓说:「富贵也不小了,要是不上学早该结 婚了。你看着一带有没有合适的姑娘,留意一下。」
 
  赵昌群道:「富贵可是不得了的人物,方圆几十里就他读书多,而且人也是 一个白白净净的书生模样。不知道有多少姑娘家想要嫁到你们家呢?看样子就知 道是一副当官的样子,以后还要沾富贵的光呢。」
 
  听见赵昌群说起自己的儿子,李天青露出了不合场景的慈祥笑容道:「我们 家富贵也是别人能比的,从小就聪明伶俐,看看我们整个乡里面就他一个人读过 高中,这孩子真不枉费我花那么多钱送他到县中学读书,说不定以后还能当乡长 呢?」
 
  赵昌群也钻进被子里面笑道:「富贵这孩子,平时对人又客气又公平,村里 谁困难他都去帮助,就连大勇的那个扫把星媳妇都敢照顾。大伙都喜欢他,我看 就是当不了乡长,这个书记还是得他来才行。」「叔,我想富贵不能老是跑到秀 荷那里帮这个帮那个,我怕那妮子勾引我们富贵。外面都有些长舌妇在说三道四 了。」
 
  李天青瞪了她一眼道:「就你们这些长舌妇乱说。富贵这孩子是善良,他本 来就跟大勇感情好。虽说她是白虎精醒世,但是我们富贵可是大大方方的去她那 里,很多时候也是叫村上的人去帮方补房子,种地什么的又没有别的,也克不了 富贵,说到底她还是我们李家的人。」
 
  赵昌群道:「富贵是什么人大伙是知道的,但是你也不是看不见,秀荷那妮 子那个水灵劲儿,要不是她克夫,想要她的男人从上村可以排到下村。我是怕她 几年没有男人,而富贵又是个俊人儿,万一有点什么事情不就晚了吗?」
 
  李天青缓了一下道:「也是。我得跟富贵说一声!我刚才跟你说富贵的亲事 你可要真上点心。」
 
  张昌群道:「书记大人的话我怎么敢不上心,一定给你找一个比秀荷还清秀 能干的儿媳妇。要不你还不把我日死在床上。」爬到李天青的身上,手摸着他的 鸡巴嗲声道:「爹!刚才你可爽了,女儿还没有爽!再把女儿日一次好不好。」 
  李天青把她推下身道:「老子又不是铁打得,这几天事儿多我要走了,我的 乖闺女爹过两天再来好好的日你一回。」在赵昌群的奶子上抓了一把就下床穿衣 服了。
 
  看见老爹要走,阿贵也悄悄地从后门溜了。
 
  刚才的一幕幕已经把阿贵的魂钩走了,脑子里面出现了一个美丽的裸体女人 和自己日穴的画面,这个女人就是他最喜欢的秀荷嫂子。
 
  他回到村委会,但是什么事情都干不了,一会儿想着那个赵昌群,一会儿又 想秀荷要是脱完衣服时什么样子,这种情况根本干不了其他的事情。
 
  第三章阿贵自从那天看见了自己老爹和赵昌群的那一幕,这几天终日彷徨无 错,对于那天的淫靡画面依然历历在目。但是脑子里却想着自己的嫂子秀荷,想 象要是自己和秀荷也像那样不知道有多好。但是心底又觉得这样好像玷污了秀荷, 秀荷在他眼中是那种最纯洁最美丽的人,怎么可以跟那个赵昌群相比呢?
 
  所以这几天阿贵都没有去秀荷那里,再说李天青叫阿贵和李富根把粮食拉到 乡里面去卖,一去一回也要三四天。今天上午阿贵终于回来了,还顺便买了很多 东西,一部分是帮村口那个小杂货店带的,另一部分是给那些困难户买的。 
  虽然一路上吃睡都不好,但是还是直接到了生产队的村委会,张淑芳几天没 有看见儿子,亲自到了村委会,还做了很多东西来。
 
  张淑芳看着儿子心疼得说:「富贵,这几天没吃好睡好吧?娘看你都瘦了! 
  我昨天晚上杀了一只鸡,炖了一晚上,来多吃点肉,多喝点汤。「
 
  富贵之道他妈平时的确唠叨,但是这种母爱还是让他感动,大口的吃喝两口 说到:「妈!有点凉了。我怕吃了呆会儿不舒服,你拿回家热一下,我回家再吃」 
  其实并没有凉,只是阿贵觉得这里是村委会,自己的事情还没有做完,但是 不吃的话他妈又不高兴,只要这样说了。
 
  张淑芳听说东西凉了也就没有再说什么,只是叮嘱阿贵早点回家,然后就走 了。
 
  李天青从阿贵手里接过剩下的钱,对李富根道:「富根,阿贵把那两百多块 钱给你没有。」
 
  李富根赶紧放下手中的烟杆子,站起来眼睛一红对这李天青跪了下来感激涕 零的喊着:「叔!」李富根是一个很本分的人,现在根本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才好, 又喊了一声:「叔。」
 
  李天青大度走过去,一副长辈的模样把李富根拉起来道:「你爷爷是我大伯, 他从小就疼我,你又是村长,你有困难我怎么能看着,快起来。这里是生产队, 让别人看见还以为我在骂你。你先回去收拾一下,明天带你娘去县里看病。富贵 在县城读了三年书,路比较熟,叫他和你一起去。」
 
  李富根这个四十多岁的大男人,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对李天青很感激,但是又 说不出什么感谢的话,不断的叫着:「叔。」
 
  看着李富根离去的背影,李天青也感慨地说:「还真是个孝子。富贵,老子 要是老了,你会不会不管老子。」
 
  阿贵烦了他老爹一眼:「说什么呢?生儿子不就是要放老吗?我要是不管你, 那我不就是白活了吗?」
 
  李天青觉得这伙很受用,笑了一下就开始数起钱来。
 
  「富贵,怎么你买了这么多钱的东西。」看着手中的1100多块钱,不高 兴的说到。
 
  阿贵说到:「我们可不能光给困难户送点东西,要过年了,给大家都送点东 西都开心一点。」
 
  这些话李天青根本听不进去,他一脸的不高兴完全在脸上展现了出来。
 
  阿贵给李天青倒了一杯水,端到他面前说到:「爸!虽说乡里的通知是你接 的,但是明年还是要上粮税吧?我们两个人就能把这么多粮食拉到粮站去。每次 都要找几十个人才能弄去,要是有人在粮站听说今年免了我们这么多粮,回来这 么一说,那是要出事的阿!我们给大伙都发点东西,给困难户多做点事情,就算 有人说起来免粮的事情,我们也能挺起胸来把这事儿说的清楚。」其实这并不是 阿贵比他爹跟加阴险。钱这个东西当然也很吸引阿贵,但是阿贵觉得自己老爹太 贪得无厌,做事情太冲动了,一看见钱就忘乎所以。这一年来他也帮李天青擦了 很多次屁股。而且内心本来就善良的阿贵觉得,这钱可以往家里拿一点,但是也 不能拿的太离谱,苦了大家不说,自己家也很危险。
 
  李天青听了这话睁大眼睛笑了起来道:「好小子有心思!不枉费老子花这么 多钱送你去读书,看来你小子还有两下子。的确是当官的料子。」其实不是阿贵 聪明,很多人也不笨,只是不是所有人有这样的老爹,说阿贵是乡里唯一的高中 生,还不如说他是乡里唯一有钱读书的人,而李天青也是这个乡里唯一敢贪污的 人。
 
  阿贵见到自己又说服父亲,放松的说到:「那我回去睡了,叫大伙来村委会 领东西吧?」
 
  阿贵还有没离开,李天青就叫住他说到:「这次你叫些个人拉着东西你一家 一家的亲自送过去,老子花了钱,也得落个好啊!钱花了也要帮你小子提升点威 望,让大家知道你的好!」
 
  看着这副狡诈的脸,富贵根本没有办法。还在东西不已经分好了,也不会太 麻烦。
 
  阿贵从生产队叫了很多人,拉着东西先给几家困难户送了过去。一般的人家 就是发点白糖,盐,一点酱油这些东西。困难一点的人家除了这些东西还要给5 块钱,一些米,面,和一块腊肉还有些特困户连绵被这些东西也给。结果整个村 子都觉得富贵这个人好,想的很周到,而且是挨家挨户的亲自送去,没有他老爹 那张官家脸谱。很多困难户,拿着东西眼泪都流了出来,正愁着这个年怎么过的 时候,阿贵就像雪中炭,雨中伞一样给他们解决了困难。阿贵看见这些人泪流满 面感激着自己的脸,心里也不怎么好受,其实这些东西本来就是他们应得的东西, 本来还应该更多。但是自己老爹的贪婪,而且自己也算是贪污了一些,所以他看 着这么多张脸,自己也觉得很有愧意。但是这愧意看在别人的脸上就不一样了, 很多人还安慰着阿贵说:「生产队已经做很不错了,要是以前很多人过年都吃不 上东西,哪像今年,不管困难不困难的人家过年都可以吃白米白面,甚至家家都 有肉上桌」。还有人说:「生产队的队长,书记就应该要阿贵这样的人来当。」 
  面对这这样的人,阿贵不知道说些什么,说他们笨还是说他们本分。
 
[ 本帖最后由 zlyl 于  编辑 ]

附件
富贵小传(1-6).rar(29.7 KB)
 , 下载次数: 14 
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tim118金币 +10回复过百,奖励! 
tim118贡献 +1回复过百,奖励! jingyanglf金币 +5农村题材不是很多见,鼓励一下。 

    我們不生產AV,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!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
    警告: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,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!
    WARNING: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,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-Years-Old !
    页面于2019-12-08更新.